玩黑彩没上级,创新医疗并购医院再起“闹剧”副院长企图自杀

阅读次数:2715 发布日期:2020-01-08 13:56:37


玩黑彩没上级,创新医疗并购医院再起“闹剧”副院长企图自杀

玩黑彩没上级,原标题:创新医疗并购医院再起“闹剧”,副院长企图自杀 来源:亿欧网

【编者按】上市公司收购医院后,因业绩不达标而引发的纠纷并不鲜见。今年以来,济民制药、盈康生命等上市公司前期收购的医院资产相继出现状况,其中较为普遍的是医院业绩承诺无法完成,也有部分标的资产甚至处于“失控”状态。这些被并购的医院都曾一度给上市企业带来短暂的业绩增长。

本文发于医学界智库,作者为医学界智库;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12月7日晚,财新网发布重磅报道:

12月7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黑龙江齐齐哈尔建华医院院长梁喜才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证人之一、建华医院副院长刘岩在北京一医院病房内用水果刀刺穿腹部,企图自杀。所幸医护人员及时发现,在重症救护室抢救了两个小时后,刘岩脱离危险……

此消息一经发布,便引发了公众的高度关注。这场因上市企业并购医院引发的“内讧闹剧”,不知该如何收场。上市公司收购民营医院,扭亏为盈

齐齐哈尔建华医院始建于1946年,前身是国营建华机械厂职工医院。

2002年,梁喜才通过民选担任建华医院院长,随后医院开始迅速发展。2007年2月,齐齐哈尔建华厂医院完成改制,并挂牌为“齐齐哈尔建华医院”,在齐齐哈尔市民政局注册,属非营利性股份制医院,法人代表就是梁喜才。

2015年浙江省诸暨上市公司千足珍珠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包括建华医院在内三家医院100%股权。其中建华医院估值最高,为9.3亿元。

收购完成后,千足珍珠更名创新医疗,建华医院成为了创新医疗全资子公司。梁喜才通过投资基金间接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并出任创新医疗副总裁、建华医院总经理、执行院长,继续管理建华医院。

2016年初,创新医疗完成了对包括建华医院在内三家医院的100%控股,凭借这一操作,创新医疗在当年即实现扭亏为盈,净赚1.1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建华医院晋升三甲,成为当地第一家、也是唯一家民营三甲综合性医院。

建华医院晋升三甲时,当地媒体报道

根据创新医疗年报,建华医院在2017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达到5.31亿元和1.24亿元,占创新医疗净利润的87.94%。业绩承诺未实现,双方互相举报

但“蜜月期”并未持续太久。2018年起,因业绩承诺未兑现等原因,双方矛盾不断升级。

据“澎湃新闻”报道:

今年3月,建华医院向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公安分局举报创新医疗副总裁、财务总监吴晓明索贿;

3月27日,创新医疗公告称,吴晓明在建华医院协调审计工作期间,被齐齐哈尔警方带走调查;

4月12日,吴晓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财务总监职务;

7月14日,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分局签发《撤销案件决定书》,因没有犯罪事实,决定撤销该起受贿案;

随后吴晓明恢复自由。

另一边,诸暨警方也对梁喜才等人采取了刑事措施。

据财新网报道:

6月21日,诸暨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梁喜才采取强制措施,并网上通缉;

7月21日,梁喜才被从齐齐哈尔抓捕并带回诸暨调查,关押在诸暨市看守所。此后,他的羁押期限多次延长;

8月27日,诸暨市检察院做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梁喜才得以取保候审,但他的身份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警方在继续侦查其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

11月10日,诸暨警方将建华医院副院长刘岩从家中传唤至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刑警队,在经过警方连续4次、长时间的传唤审讯后,刘岩在审讯室陷入昏迷。随后送入当地icu进行抢救,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随后刘岩由家人陪同去北京治疗,最终发生了其在医院自杀的一幕。

此前的6月,由于建华医院董事会三名董事有两名董事(梁喜才、吴晓明)不能正常履职,创新医疗决定对建华医院董事会进行改组,谁知公司总裁马建建等前往建华医院工作期间,遭到了医院工作人员的抵制。

创新医疗发布的专项说明公告称,11 月初,公司年审会计师事务所派遣审计人员于公司财务人员前往 建华医院开展 2019 年度预审工作,但建华医院拒绝提供相关资料,拒不配合公司的年度预审工作。

2019 年 11 月 19 日,公司派出领导小组再次前往齐齐哈尔。

12月6日,创新医疗召开股东大会,在董事长陈海军的主持下,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暂时限制康瀚投资、建恒投资股东权力的议案》——梁喜才等人被剥夺股东权力。隐忧的背后,医院并购热度仍盛

事实上,上市公司收购医院后,因业绩不达标而引发的纠纷并不鲜见。

今年以来,济民制药、盈康生命等上市公司前期收购的医院资产相继出现状况,其中较为普遍的是医院业绩承诺无法完成,也有部分标的资产甚至处于“失控”状态。这些被并购的医院都曾一度给上市企业带来短暂的业绩增长。

但随着医疗投资周期长、重资产因素,加上企业不重视投后管理,不少上市公司此前激烈争夺的“香饽饽”如今频繁成为“烫手山芋”。

据了解,医院并购大潮始于2014年,并于2016年达到顶峰。如今医院并购买入与抛售离场交替进行,但并购大潮并未退去。

据“医学界”发布的《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报告》,2015年a股上市公司收购医院案例达到31起,涉及金额近50亿。而在2016年,医院的投资并购金额猛增至两倍以上,达134.5亿元。2018年,医院并购项目达30个,标的医院48家,并购交易金额达到77.6亿元。其中企业并购的主要目标已从公立医院转移到民营医院。

进入2019以来,上市企业收购医院的事件仍在发生。近日,一家做水暖器材的公司、永和流体智控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了拟收购四川达州中科肿瘤医院的计划。

业内人士透露,在收购兼并医院热潮中,真正实现医疗质量和消费者口碑双赢的医院局指可数。医院投后管理的关键节点,在于帮助医院运营能力提升,或说补足医院运营管理原来的短板提升医院价值,或是通过并购来补充业务产品线等放大医院价值。

后续进展,“医学界”将持续关注。

来源: 亿欧网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